www.45607.net ∠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www.45607.net >
宁夏灭门案还是钱的事儿
发布日期:2019-05-30 10:44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宁夏彭阳县文沟村,兰油布一家遭灭门后留下的是两个同样处境艰难的家庭,负债都近20万元。但一向内向老实的麻永东为何痛下杀手,派出所民警、村干部、麻贵周及邻居们都迷惑不解。

  47岁的麻贵周至今仍不相信,大儿子会犯下如此命案。10月15日上午8点多钟,他接到小舅子的电话,告知亲家兰油布一家人均被杀死,他当时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正琢磨着儿子麻永东一夜未回,警察便已上门取证。

  “跟别人没有过不去的事。”在麻贵周心里,从来不和人吵架的儿子麻永东曾是自己的骄傲。初中毕业后,麻永东报名参军,在新疆喀什军分区生产营服役两年。2009年复员回乡后,麻永东便前往50公里外的王洼煤矿工作,并贷款6万元买了一栋小平房。

  麻贵周回忆,儿子回来不久就表示要结婚,对象是同村的兰秀英。双方是自由恋爱,两人从小学、初中就一块儿上学。为了结婚,正在西安上大专的兰秀英提前退学。随后小夫妻一同前往矿区生活,一年后生了儿子。

  今年六七月间,麻永东突然辞去工作回了老家,“他说日子过不下去,媳妇儿淘气得很,谁也调和不了。”麻贵周一再强调,小两口总而言之是为钱吵架,但具体原因他始终“说不出口”。麻永东的婚房仍然保持着3年前的样子,四处张贴的“囍”字剪纸色彩未褪,沙发、冰箱、彩电、洗衣机、衣柜仍是崭新的。立式大衣柜里面满满当当挂着儿媳妇的各式衣服和挎包。

  虽然是难言之隐,麻贵周仍隐晦地表示,“花钱大”的儿媳妇成为麻永东沉重的负担。麻永东每月工资约在3000元,除去还贷,一家三口的生活并不宽裕。亲家兰油布夫妇经常到矿上去,“去了,女儿买上肉、鸡,临走还每人给上几百块钱,花多少剩多少,你们也能算出来”。

  麻贵周说,儿子回家前把煤矿上的房子卖了,买时花了97500元,卖时还亏了几千元。还了几万元外债之后,麻永东将卖房所得给了妻子2万元,回家后投入1万多元买了近20只羊羔,欲凭此谋生计。麻贵周说,儿媳妇给了他和亲家兰油布各5000元,自己留下1万元。

  今年8月18日,回到老家的麻永东夫妇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麻贵周称,当天麻永东让媳妇儿回娘家讨债,媳妇儿不同意,于是两人吵了起来,并最终厮打在一起。随后兰油布夫妇赶到,将麻永东骂了一顿,便将女儿带回娘家。

  麻贵周听说儿媳妇身上被打得严重,本港开奖直播现场。要求亲家领女儿到家里来,一块儿去医院。麻贵周让儿子准备钱,麻永东找了一圈,发现1万多元现金和银行卡均已不见。随后,与父母一起返回婆家的兰秀英承认,钱是自己拿走的,放在了娘家。

  此后的争吵围绕“钱”发生。麻贵周和亲家商量,家里没有钱,当时已半夜也无处可借,是否可以让麻永东去他家拿钱。亲家不同意去他家拿,双方就僵持着。

  兰买炎转述哥哥事后的描述,当夜他们遭到麻永东软禁,三轮汽车被泼了汽油不许离开。麻贵周承认泼了汽油,并称儿子是被逼得走投无路。

  次日上午8点多,红河派出所民警和文沟村村支书兰武英赶到麻家,经过劝解,双方一同带兰秀英去县城看病。麻贵周说,最终是儿子借了几百元钱,给儿媳拍片看了病。当天下午,兰秀英和父母回了娘家。兰家人说,麻永东手持斧头,强硬要求将妻子带回家,否则砍人。而据村民描述,当时兰油布手持铁锨,麻永东则手持斧头,双方对骂,都曾有“杀人”的狠话。

  10月14日,麻永东在屋后收拾旧窑洞,准备装上门、铺上草,预备羊羔过冬。“中午他跟媳妇儿说,让她去跟她爸要上几千元钱,没有就打电话给她兄弟要一下,他现在实在没钱,别让羊羔冬天冷死了。”麻贵周回忆,当时兰秀英发火骂了麻永东几句,麻永东就闷着头到窑洞里翻土。

  一件不经意的小事,让生闷气的夫妻俩点燃了怒火。不足两岁的儿子因饥饿大哭,麻永东让妻子喂奶,兰秀英便往大奶瓶里倒了牛奶。结果孩子顽皮,将瓶盖弄开,牛奶洒了出来。麻永东责备兰秀英应该用小瓶装奶,结果遭到兰秀英辱骂,麻永东打了她一巴掌。兰秀英电话告知父亲。

  红河派出所民警在当日下午3点接到了兰油布的报警。民警和兰油布夫妇进入麻家,兰秀英哭着收拾东西说要离婚。民警介绍,在十几分钟的调解过程中,麻永东夫妇没怎么说话,但双方家长吵得很凶。在此过程中,麻永东提到岳父欠其5000元钱,小舅子兰会军欠其2700元钱。

  麻贵周说,亲家母一直骂个不停,骂他儿子,也骂他,最后拉着女儿离开,说要去乡司法所离婚。麻永东一直坐在沙发角落沉默不语,母亲做了面条,他草草吃过,骑上摩托车离去。从此失去联系。

  麻贵周说起家事,忍不住涌出泪水,“我埋了两个老人,给三个弟弟娶了媳妇,还欠了十几万元,你们有谁知道?”

  家里7人被杀后,赶回家中的兰会军发现,自己面临的还有将近20万元的债务。这意味着,对于兰麻两家来说,十几万元都是一笔不堪承受的巨额债务。正因为贫穷,麻贵周和民警都将麻永东夫妻的纷争归结为“钱”。

  23岁的兰会军两个女儿被杀,他对此无法接受。他说,姐姐刚结婚时,他觉得姐夫人不错,也跟着去矿上做事,开了个小店卖馍。

  结果去年一次酒后,两人发生争吵,兰会军便离开矿区,前往兰州、银川、西安等处打工。而根据民警的说法,两人争吵的原因很可能是因退店时无力支付买面的欠款,麻永东帮兰会军垫付数千元,至今兰会军仍有2700元未还。

  兰油布的小妹曾说,侄女与麻永东吵架是因为他赌博,而麻永东曾多次威胁要将兰家灭门。她此前曾调解过双方的纠纷,通电线分钟,“(麻永东)承认有些事是他的错,会慢慢改,没想到他是人面兽心”。

  但派出所民警、村干部、麻贵周及邻居们一致称,麻永东夫妇只是普通的家庭纠纷,谁也不相信会发展到杀人灭门的程度。在王洼矿区,麻永东当初的邻居和工友们都说,麻永东为人内向,但没有劣迹,有时候会喝酒,但从来不赌博。王洼镇的多个棋牌室都证实,麻永东从未参与赌博。

  麻贵周想起来,麻永东离开时骑的二手摩托,原本为兰油布所送。骑了两年后,麻永东去找岳父要欠款时,对方却要以此车抵扣2200元钱。他说,兰油布经常管麻永东要钱,“我跟亲家说过多次,女婿跟儿子一样,别把钱看太重了,他还有些生气”。

  麻永东的儿子只有一岁八个月,眨巴着眼睛,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麻贵周始终认为,儿子是个善良的人,“我相信政府,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麻贵周听说儿媳妇身上被打得严重,要求亲家领女儿到家里来,一块儿去医院。他让儿子准备钱,麻永东找了一圈,发现一万多元现金和银行卡均已消失。随后,与父母一起返回婆家的兰秀英承认,钱是自己拿走,放在了娘家。

  昨天上午,在滨湖医院急诊病房内,受伤的丁飞仍躺在病床上,距离事发已将近4天。他的额头有一道伤痕,左胳膊、左腿各有一处大面积瘀伤,而最严重的一处伤是在腰背部,缠着纱带,纱带下面是一道长约6公分、深约4公分的伤口。“如果不是腰部的裤带挡了一下,他受伤更重。”一直陪护丁飞的城管队员杨俊说。记者看到,厚实的裤带被刀砍断了一半,制服上也有个大口子,血迹斑斑。

  本场比赛也是三天内德甲球队第二次现场为中国球迷奉上精彩的表演,此前在周三(22日)晚,门兴格拉德巴赫刚刚在中国行的比赛中与中超广州富力队展开交锋。

  她说,2月23日是她生平第二次进派出所,上一次是为了办身份证,办完就离开,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Power by DedeCms